• 他是一本读不完的书??追忆教育家陶西平_国内频道_东

  • 发布日期:2020-05-25 06:06   来源:未知   阅读:

【追思】

光明日报记者 姚晓丹 董城

尽管知道无可避免,但当送别的时刻来临,依然令人心生怅然、情难自禁。5月19日,教育家陶西平去世,不少教育工作者为此泪沾衣襟。

教育家顾明远为他写下挽联“祖国情怀,世界眼光,博学睿智,奉献教育终身;共同理想,交谊四旬,相济相助,泪送挚友仙逝。”他反复说,“西平对我的支持和帮助实在太大了”。

陶西平 资料图片

北京市第一六六中学附属校尉胡同小学校长王蕾则翻看自己和陶西平的微信,泪如泉涌。

“他是陶老、陶主席、陶爷爷、恩师……2010年,我走上校长岗位,从那时起,他出现在这所学校每个重要时刻。在我拔节成长的每个关键节点,他总会以不同的角色、独特的方式,为我们指引方向、豁朗胸怀。那些日子虽然青涩、踉跄,但始终笃定、温暖。”她永远记得陶西平的寄语:优秀校长要有定力,优秀教师要有毅力,优秀学生要有活力。

1935年,陶西平出生于湖南。从1955年从事教育工作开始,他在教育领域深耕60多年。1986年起,他担任北京市教育局局长,1989年担任北京市市长助理兼教育局长,1993年起担任北京市第十届、十一届人大常委会副主任。他曾先后担任八届、九届全国人大教科文卫委员会委员,北京市社会科学界联合会主席、名誉主席,中国教育国际交流协会副会长,中国教育学会副会长,中国职教学会副会长,中国民办教育协会首任会长,国家总督学顾问,国家教育咨询委员会委员,国家考试改革指导委员会委员等。

他长期从事基础教育教学工作、教育管理工作和教育研究工作,几乎参与了基础教育改革和发展所有领域的战略谋划,影响、引导了众多教育界的管理者和教师。

翻开陶西平的研究课题,整整14页,有关于学校管理体制的,有区域教育现代化的,有教育公平与义务教育均衡的,有家庭教育、职业教育、民办教育的,他用60余年的时间,在教育领域垦荒播种,开枝散叶,成为时代的建设者和见证者。

北京师范大学中国教育与社会发展研究院教授、博导宋贵伦认为,陶西平是一本“读不完的书”。“他的教育理论与实践,具有时代特征、中国特色、创新特性。他社会活动之频繁、之广泛、之深远,在中外社会各界都留下不可磨灭的印记。”

北京朝阳实验小学与陶西平结下了长达20余年的友谊。

1995年10月,北京市朝阳区“幸福村中心小学”更名为“北京市朝阳区实验小学”,时任中国教育学会副会长的陶西平为学校题写了校名,并沿用至今。

校长陈立华介绍,在陶西平题写的校名的陪伴下,朝阳区实验小学一步一步成长、壮大。时至今日,在北京市朝阳区、密云区,贵阳市,雄安新区等20个校址,都能看到陶老题写的校名。这是对学校的激励,也是学校办学精神的传承与坚守。

当年,北京市朝阳区实验小学确立了“为幸福人生奠基”的办学理念,在构建育人体系时,陈立华恳请陶西平把脉。陶西平说:“学校教育要给学生引路,在道德上,同样也是要给学生引路。”从此,北京市朝阳区实验小学有了“幸福人生从健康起航,幸福人生让道德引航,幸福人生用习惯护航,幸福人生乘能力远航”的育人航标。

2019年11月11日,陶西平给王蕾发送了最后一条微信,当时,他由于生病导致眼皮下垂,需要暂别手机,只为友人道下“珍重”。此后190多天,学校的孩子们给陶老发来了慰问的视频和歌曲,王蕾听说,“他哭了,也笑了”。

这是一位教育家对教育的不舍与希望。

2019年11月29日,他闭着眼睛给《中小学管理》杂志写下了这样一段话:“我的教育追求就是实现教育过程的整体优化,谢谢大家,我还是那颗心。”

人总会老去,但那颗对于教育的赤诚之心一如既往,哪怕经过了60余年,依旧闪耀,依旧柔软。

从当教师开始,到成为教育管理者,他总是提出,要关爱每一个学生,尤其要关注遇到挫折的孩子。在一次给中学生的演讲中,陶西平这样说:“一个人在中学时代,应该树立一个坚定的信念,打好基础,准备迎接各种挑战。人生不会太平坦,总会有跌倒的时候,一个人不一定要做跑得最快的人,但要做爬起来最快的人。”

跌倒了不要怕,爬起来就好了,这是他身为教育家的柔软又滚烫的心。

(光明日报北京5月23日电)

《光明日报》( 2020年05月24日 10版)